第6章 前夕

推荐阅读:最难是遗忘独家爱妻总裁来骗婚六朝燕歌行清波引h一只繁缕殡仪馆的火工总裁妻色难挡许你长安相思为伴情网深深缠情到我未到月随风眠我随你

    由于系统的每次任务只发给队长,然后由队长传达,所以姜翰只能从董英武那里得到信息。

    现在听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团灭过其他队伍空前强大的敌人,姜翰与邹欣琪匆匆告别,赶往别墅区。

    姜翰到达约见地点的时候,屋里已经有了十几个人。大家都屏气凝神的坐着并不交谈,显得气氛很压抑。

    董英武见到姜翰,示意他坐过来少等。

    没过多久,人员到齐,正是即将出任务的四支队伍。原来是四位队长都觉得这次任务棘手,相约从任务中的竞争关系变为合作关系,并最终制定出作战方案。

    会后,众人歃血为盟,共呼一声为了地球,然后是酒杯噼噼啪啪落地的粉碎声。

    ……

    与此同时,TXDF2102基地里正在召开庆功宴。原因是来接夏樊薇的队伍刚到基地,碰巧遇到前来进攻的兽潮,于是出手杀掉了领头的巨兽化解了这次危机。

    至于姜墨,刚刚出场就被对方斩断手臂,若不是冬冬救援,恐怕连小命都难保。

    此时此刻,姜墨正一个人穿梭在集装箱宿舍中,将一些平民难得的酒水分给平民。这是长官交给他的任务,说是让民众也沾一下获胜的喜气,可姜墨知道,让他过来的原因其实是所有机甲战士都拒绝让他参加庆功会。

    姜墨并不气愤,没有匹配的实力,被人瞧不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同时他也没有自怨自艾,他知道自己没有天赋,也知道驾驶机甲在别人看来完全是个笑话,但是他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他必须变强,就算用这种受虐的方式,他也一定要变强。为了那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大哥,以及那个追之不及的疯癫身影。

    走着走着,姜墨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像是在朗读什么。随着走近,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原来是某个传教士正在给小孩子朗读圣经。

    自从大灾变开始,宣扬神主救世的使徒就渐渐活跃起来。他们不遗余力的传播教义,收获了不少信徒。不过他们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为聚居地的稳定,人心的安抚做出了不少贡献。

    此时姜墨听到的,正是创世纪中关于诺亚方舟的一段。说随着人类的表现越来越不堪,世界在神的面前败坏,神后悔造人,打算用灭世洪水将世界抹除,但他又不想斩尽杀绝,于是让诺亚打造方舟,将生物的火种保留。

    讲完,那传教士不忘总结道,“诺亚是救世主,因为他是神前的“义人”,这才得到了神的宽恕,让人类延续到了今天。”

    “可时至今日,穷奢极欲的人类又一次败坏,各种罪恶愈演愈烈,所以神又一次降下了惩罚。不过不用担心,你们都是神的孩子,是受神保护的义人,很快就会有下一个诺亚出现,他会带领我们进入方舟,开启人类的新未来。”

    听着孩子们的欢呼,姜墨默默的离开。在他看来,故事里的诺亚根本不是什么救世主,相反应该是刽子手的帮凶。

    方舟必须由他亲手建成,明显的只要他一天不建好,神就一天不会放出洪水,他完全有大量的时间让人类自救。可是呢,他为了讨好神,不但没有将消息告诉同胞,还迅速的将方舟建造完成,然后一家人躲在其中。

    想想就知道,因为他的自私,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惨死。最可气的是,在洪水消退后,为了拍神的马屁,他还专门为神建造了祭坛。

    姜墨对于方舟的故事,只是当成一个西方神话体系的故事来听,自然不会跟里面的内容较真。听罢笑了笑,姜墨便将之抛诸脑后。

    完成上官交给的任务后,姜墨回到他和冬冬的住所。拐了个弯,差点与一个人影撞在一起。幸亏姜墨及时收住,不然可能会遭到无妄之灾。

    原来,对面之人正是夏樊薇,她身后还跟着个女保镖,此时正用手枪指着姜墨。

    姜墨挠了挠后脑勺,“夏,夏小姐,你怎么到这边来了?”他本想直呼其名,可先到对方已经失忆,又身份悬殊,所以硬生生的在夏字后面改了口。

    夏樊薇撇了姜墨一眼,清冷的面容没有丝毫波澜。那意思是说有必要告诉你吗?

    姜墨尴尬一笑,知趣的靠在一边,把路让了出来。

    夏樊薇收回目光,如巡视自己领地的狮子般继续闲庭信步。

    姜墨被女保镖全程用枪指着,丝毫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有什么动作被对方误会了。直到夏樊薇通过,保镖收了枪,姜墨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与夏樊薇有过一段交集,但毕竟相处时间不长。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既然对方已经失忆了,自己也没必要主动提起往事干扰她的生活。

    姜墨走出两步,却突然被人叫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夏樊薇的女保镖。姜墨手指指了指自己,你在叫我?

    女保镖冷冷道:“跟我来,小姐有话问你。”

    姜墨来到夏樊薇面前,等着对方询问,然后他就看到夏樊薇双手绕到脖子后面,似乎在解什么东西。随后他就发现,原来是一条项链。正当姜墨疑惑的时候,他就看到夏樊薇小心翼翼的从领子里将项链抽了出来。

    顿时,姜墨双眼圆睁。原来,项链上还挂着一个吊坠,不,准确的说是挂着一个指环。让姜墨惊讶的是,这个指环他认识,正是他在夏樊薇相遇的大楼里丢失的那支。

    “夏,夏小姐……”姜墨语气有些激动,“可不可以……”

    姜墨想说可不可以让我看看,却被夏樊薇的声音打断。

    “这是个磁铁指环,是简易的魔术道具。价格估计在十块钱左右。”夏樊薇盯着姜墨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以我的身份,应该不会随身带着这件东西,更不可能珍视的将这样一件东西戴在脖子上。但是,我的确这样做了,而且,我似乎感觉这东西对我很重要。”

    姜墨闻言一愣,不知对方想要说什么。

    这时就听夏樊薇继续道:“我想来想去,能让我如此珍视的,应该是我男朋友的东西,是我和他的定情信物。”

    “指环上有你的名字,所以我注意到了你。通过你刚才的表现,我更加确定你就是这枚指环的主人。”说着话,夏樊薇将项链吊在姜墨眼前,对姜墨询问却又像自己问自己道,“所以,你是我男朋友吗?”

    姜墨的手僵在半空,这话,和这东西,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这一犹豫,夏樊薇已经收回了指环,让姜墨一阵惋惜。

    “我观察了你几天,对你的情况有了几分了解,你就是个靠着女人生活,而且还不安分的人。于是我很疑惑,凭你的条件,当初我是怎样看上你的?你身上有什么闪光点是我当初欣赏,现在却一直没暴露出来的吗?”

    夏樊薇说得一本正经,姜墨听得尴尬不已,这小妞,就算失忆了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以我的性格,我不可能只收不送,如果你是我男朋友,我一定也会送给你一件定情信物。我没有记忆,只能相信自己的感觉,我既然对指环有着某种特别的情愫,对给出去的东西也一样会有特殊的感情。那么现在,请你把它拿出来。”

    说完,夏樊薇双眼紧盯着姜墨,似乎要从他的表情里找寻什么答案。

    姜墨忍不住扶额,这不是难为我吗。我上哪给你弄定情信物去。不对,咱俩根本不是那种关系好吗。

    “呃,那个,夏小姐。”姜墨紧张的搓搓手道,“事情是这样的,那指环是我不小心掉的,然后不知什么原因被您捡去了。”

    夏樊薇闻言面色一变,声音也变得更加冰冷,“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姜墨点点头。

    夏樊薇更加气愤,“你是说,你一件丢掉的不重要的东西,我却捡起来把它视若珍宝!”

    姜墨挠挠头,“其实这东西对我也挺重要的。”

    夏樊薇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你是说!本小姐有可能是单方面爱慕你!”

    姜墨连忙摆手,“别担心,我们什么都没做过。”

    “你做梦!”夏樊薇气得面色潮红,她抬起长腿,使尽全力的向姜墨的脚面踩去。“真做过什么你现在已经是尸体了!”

    姜墨久在高强度的训练下反射神经十分敏锐,躲避已经成了身体的本能,于是他轻而易举的便躲过了夏樊薇的突袭。

    夏樊薇一击不中,跺了一下脚,恨恨的转身离开。

    “红姐,替我教训他一顿。”

    “是,大小姐。”

    ……

    方舟第六层,经过一晚的休息,姜翰等人战意十足。进入休眠舱,又一次意识抽离的痛感过后,再睁开眼,众人已经出现在了那个星球上。

    姜翰是第二次执行任务,睁开眼睛后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地方。这里,并不是他上次离开的场所。

    为了身体不被土著破坏,姜墨上次离线时将机器人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当时周围的植物,分明是北方常见的。可现在,到处都是南方才有的高大灌木。

    顿时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离线的时候,机器人是自主行动的!

    这个结论别人不会注意,但姜翰就是从这细微中发现了不合理。因为如果机器人可以自主行动,那么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若说机器人只能简单行走,到达任务目标附近才进行连接,这就更不靠谱了。两次任务间隔时间不固定,一路上也不可能那么安全。

    “队长,你们有没有执行过运输其他机器人的任务。”姜墨皱着眉,想到就会去问。

    “没有。”董英武的回答很痛快,不过下一句话气氛就有点凝重了。

    “姜翰,这次让你当诱饵牵制敌人部分兵力,我知道这任务九死一生。”说到这儿董英武顿了顿,“我,希望你能活到最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