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399章 柳暗花明

第399章 柳暗花明

推荐阅读:最难是遗忘独家爱妻总裁来骗婚六朝燕歌行清波引h一只繁缕殡仪馆的火工总裁妻色难挡许你长安相思为伴情网深深缠情到我未到月随风眠我随你

    最后一场考的是诗词。

    苏晏很头痛这个,所以磨磨蹭蹭的,最后写了五首,慢慢的修改挑选。

    他必须要感谢沈安的题海战术,让他这个诗词的弱者渐渐变的强大。

    诗词要想出彩不容易,在被范仲淹定位为无关紧要的科目之后,占比较小,只需中规中矩即可。

    以前诗词是第一场,考不好你就可以回家了。而现在第一场却是策论。

    这就是一个积极的变化。

    哺时到了,有人喊道:“停……”

    顿时一阵哀鸣传来,有人在哀求多给点时间,可那些巡场的人走过去,一把抢过他的试卷,然后开始赶人。

    苏晏不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但他又见到了范镇。

    范镇在出场的人潮中逆行而来,然后寻机看了苏晏的考卷一眼,就转身回去。

    王珪在等着他,目光清冷。

    “没有舞弊!”

    范镇点头道:“绝对没有,只是估算。”

    王珪的面色稍霁,说道:“文章诗词乃是圣人之道,不可亵渎,否则你我与禽兽有何区别?”

    这三场考试范镇都假装巡查,但每次都是去苏晏那里看他的答题,这是明晃晃的有情弊。

    王珪淡淡的道:“在出结果之前,你我都不能传话!”

    范镇一怔,却无法反驳。

    这是防止你范镇作弊!

    那个黑脸考生是个什么来头?竟然让陈忠珩亲自来贡院查看他的状态,还暗示你范镇关注此人。

    难道是某位皇亲国戚的孩子?

    而且肯定是深得官家喜爱的孩子,否则陈忠珩哪里会来贡院。

    随后那些试卷就被弥封,并写上编号,三场试卷都是一个编号,发往抄录,最后才是审阅评卷。

    苏晏随着人潮出了贡院,有些茫然的站在外面,耳边全是嘈杂。

    “苏晏!”

    郭谦在等候着太学的考生。

    他就像是一只老母鸡,见到一个学生就笑着招招手,然后把他们招致身边。

    太学的学生渐渐聚拢,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刚做的诗词,有人得意,有人沮丧……

    “苏晏,你做了什么诗词?”

    一个学生自觉超水平发挥了,所以神采飞扬的问道。

    人在得意的时候就喜欢寻找到那些比自己差的同类,然后用怜悯之心去安慰他。告诉他,你只要继续努力,肯定能成功。

    这是一种情绪上的宣泄,能让自己的得意更加的浓郁。

    众人都看向了苏晏。

    苏晏难为情的道:“不好……某写的不好……”

    众人都不出意外的叹息一声,郭谦说道:“一时胜败算不了什么,苏晏,继续学,三年后依旧能有机会。”

    一群太学的学生都齐齐说道:“苏晏,别难过,咱们三年后再来。”

    这声音有些大了,惹的那些考生都纷纷看过来。

    自己考不好会很难过,但当有一个比自己更差的人出现时,所有的不好似乎都得到了安慰。

    看看吧,这人比我还惨,所以我还难过什么呢?

    “大郎!”

    正在灰心的苏晏抬头,就看到了从人群中狼狈挤出来的苏义。

    “爹爹。”

    苏义笑容满面的过来了,他先冲着郭谦躬身感谢了一番,言辞卑微,让那些学生们都摇头不屑。

    若是某的爹爹这么卑微,某肯定不会和他站在一起。

    “爹爹,您的头巾掉了。”

    苏晏帮父亲把头巾扎好,说道:“爹爹,明日孩儿就能去码头……”

    苏义笑眯眯的道:“不着急,你先歇着……”

    父子俩并肩往外而去,苏晏的腰背有些驼,而苏义却笔直的像是一支标枪。

    站如松!

    这是沈安对学生们的要求,苏晏是保持的最好的一个。

    ……

    宫中,赵祯怒道:“范镇怎么回事?”

    陈忠珩无奈的道:“贡院里……范镇被王珪带在身边,须臾不得分开。”

    官家啊!王珪看出您想舞弊了,所以不给机会。

    陈忠珩觉得这是好事,好歹自己不会跟着沦陷进去。

    以后的史书上写着:嘉佑六年春,帝属意苏晏,强令其中举……

    官家,到时候您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啊!

    赵祯无奈之极,就叫来了张八年。

    “可能潜入贡院?”

    张八年点点头,随后就派出麾下的好手潜入了贡院,寻机和范镇见了一面。

    “官家,范镇只是板着脸……”

    “他的身边有人盯着。”

    卧槽!

    赵祯真的被王珪给气疯了,所以在小朝会时就问道:“王珪的学问如何?”

    宰辅们有些懵,心想王珪可是翰林学士,没学问他也做不了啊!

    赵祯也觉得自己是有些过了,就一笑置之。

    “陛下,省试在批卷,外间多有考生在欢庆……结果还未出来,这些人就踌躇满志,以为自己必中,此等人,臣以为不可重用,当令人记名,若是考中,那就多在下面磨砺……”

    富弼最反感的就是轻浮之人,所以这话说的杀气腾腾的。

    韩琦说道:“富相此言却是过了,所谓金榜题名时,人生之快意也。当其时,少年意气,三五好友相聚,笑谈而已,不算什么。”

    富弼反驳道:“秉性最是难移,非得饱经磨砺不可。一旦仕途顺遂,这些人就会变本加厉,到时候栋梁不成,反而成了祸害。”

    两个老汉都是经历了无数宦海磨砺的家伙,争论起来颇为有趣,那些真人真事随手拈来,让赵祯也是大开眼界。

    “陛下,省试的前十名试卷送来了。”

    争吵结束了,富弼沉着脸,心中把韩琦这个副手恨得牙痒痒。

    王珪来了,他带着一个大袋子,进来行礼,然后说道:“陛下,省试终了,臣等再三斟酌,最后定下了前十名,请陛下一览。”

    这是规矩,省试的前十名要让皇帝来定夺。

    王珪没觉得有什么,只要你不徇私舞弊就行。

    官家让陈忠珩去暗示范镇,让他照顾那个黑脸考生,可这一切都落在了王珪的眼中。

    他只是略施小计,就让范镇无功而返。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一阵舒畅。

    为人臣者,必须要谨守底线。若是一味去迎奉帝王,那就是佞臣。

    所以他对范镇生出了些不好的看法,好在最后范镇解释只是看看那黑脸考生的水准,考完后及时报给官家,让他有个数而已。

    若非如此,方才他就准备要进谏了。

    哪怕让官家灰头土脸也好过规则被打破。

    试卷被送了上去,若是没兴趣,赵祯只会看看名次罢了。

    可这次他却在认真的看着试卷。

    官家啥时候那么认真了?

    富弼和韩琦刚争吵,此刻却觉得不大对劲。

    这个官家怕是假的吧?

    每次省试他都只是看看名次而已,试卷压根没兴趣看。

    今天这是怎么了?

    赵祯不知道臣子们的腹诽猜测,他仔细看着试卷。

    时光缓缓流逝,他看到了第六份……

    此刻试卷已经解除了弥封,但他并没有兴趣去看什么名字。

    苏晏的试卷不会出现在这里,他只是想挑刺而已。

    “有些……呆板了些。”

    他看了文章,又看了诗词,说道:“第六名这份卷子呆板了些。”

    王珪心中冷笑:官家,某就知道你会挑刺,可这些卷子某都再三审过,你别想借机生事。

    他昂首道:“陛下,第六名的考生虽然文章写得刻板了些,可您再仔细看看,那些文字间都带着诚挚……臣纵览此次前十名的试卷,若论文采,此人无法入围,甚至都无法入围前两百名,可看倾注情感,今次省试无人能出其右……而且他对底层百姓的痛处感悟甚深,并能给出改良的法子……这样的试卷,哪怕是文理不通,臣也认为该简拔上来……”

    他躬身,然后说道:“陛下,所谓科举,要的是人才。可何为人才?臣以为并非是文采飞扬,那些可为近臣,和陛下唱和,可于国事何益?”

    这一巴掌把满朝上下都打了。

    那些所谓的天才在此刻不知道是啥感觉,至少富弼和韩琦都有些不自然。

    作为宰辅,他们自然不可能认为诗词文章写得好就是大才,那于国事真没多大好处。

    可大家都是儒家子弟,见到那等文章诗词的大才就会忍不住夸赞,比如说苏轼。

    可苏轼是政治白痴谁知道?

    谁都不知道。

    赵家的皇帝大抵都有些艺术家的天分,赵祯的书法就是一绝,一手飞白体连臣子们都眼馋,恨不能多弄几幅字回去。

    所以他对文章和诗词的评判标准就是灵性。

    可第六名的文章和诗词哪有灵性可言?看着毫无美感,让他心中不悦之极。

    可王珪的说法却没错,他是皇帝,自然知道文采对于臣子来说只是个附加属性,有无都无所谓。

    可他的心中却极为不舒服,觉得这样的文章诗词被简拔到了省试第六名太过分了,不能容忍。

    “王卿……”

    他瞟了一眼试卷,王珪也站直了身体,眼中全是坚定。

    来吧,今日某就算是死,也不会同意你更换第六名。

    “咦……”

    可赵祯却一下呆住了,他仔细看着那个名字,然后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王珪。

    “王卿,这些名字都没记错吧?”

    王珪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就强硬的道:“这些试卷和名字,臣仔细核对过不下十次,若是错了,臣……臣请乞骸骨。”

    若是错了,某辞官回家种地!

    赵祯的嘴角渐渐翘起,再次看了那个名字之后,突然拍打着大腿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