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因果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因果

推荐阅读:最难是遗忘独家爱妻总裁来骗婚六朝燕歌行清波引h一只繁缕殡仪馆的火工总裁妻色难挡许你长安相思为伴情网深深缠情到我未到月随风眠我随你

    </p>

    顾之欢听得心里一窒。</p>

    她从来都不知道,南安接受的是这样的思想。</p>

    父母相敬如宾的婚姻关系,对她的影响格外的大,所以才导致她对爱的不自信,对自己的过度保护。</p>

    “现在呢?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顾之欢试探的问道。</p>

    南安犹豫了一会,才回答她,“我的确想试一试了。”</p>

    门外,送水果来的孟浮云正好听到了这段对话,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红着眼睛又离开了。</p>

    她没想到是自己的观念影响到了南安,那只是她一次醉酒后的胡言乱语而已。</p>

    那时候她和南靖宇的关系特别的冰冷,才让孟浮云的日子过得特别的压抑。</p>

    有一晚忍不住喝了酒,抱着才刚懂事的南安哭着说了很多话。</p>

    说她对婚姻的失望,对生活的失望,还让南安不要相信爱情,在这个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爱情可言……</p>

    孟浮云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一时酒醉说的话,南安却听到了心里,深深的影响了她这么多年,才让她在这条情路上走得这么艰难。</p>

    南靖宇本是来找明少景的,结果路过长廊的时候见到了孟浮云。</p>

    他下意识的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孟浮云迅速用手抹了一下眼泪。</p>

    这让他脚下步伐一顿,急忙问道,“怎么了?”</p>

    南靖宇突然出声,吓了孟浮云一跳,慌张的说道,“你怎么来了?”</p>

    “你哭了?”南靖宇已经看到她红肿的眼睛了。</p>

    孟浮云这个时候再躲藏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敷衍的说道,“就是……眼里进沙子了。”</p>

    南靖宇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看不穿这种幼稚的谎言。</p>

    他过去将她手里的盘子接过放在一旁后,才拉着她往回走。</p>

    “你带我去哪儿啊?”孟浮云有点紧张的问道。</p>

    南靖宇一言不发,沉默着将她带回了房间。</p>

    孟浮云更加不明所以,一到房间,南靖宇就关上了门,下一个动作就是将她抱在怀里。</p>

    这举动直接让孟浮云为之一愣,有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了?”</p>

    “我想抱抱你。”南靖宇很认真的在她耳边说道,“这些年来你为我受了很多委屈我都知道,可我却连一个拥抱都不能给你,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愧疚。”</p>

    “你怎么突然……不一样了?”孟浮云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感。</p>

    最近这段时间,他本来就有点不一样,孟浮云也一直在努力接受这种改变的。</p>

    可他刚刚这番话,直击了孟浮云的内心,让她慌乱起来。</p>

    南靖宇没有松开紧紧拥抱她的双臂,甚至抱得更紧了,“你还记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吗?”</p>

    “记得……”</p>

    那是她一生唯一一次的婚礼啊,她怎么可能不记得。</p>

    南靖宇有些惭愧的说道,“说起来你可能会难过,婚礼上,我才看清楚你的长相。”</p>

    这话让孟浮云有点傻眼。</p>

    其实他们在婚礼前也就只见过一次,还是很多人在场的那种正式相亲吧。</p>

    当时的南靖宇,故意来得晚了点,还特别忙碌的样子,匆匆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p>

    但孟浮云却清楚的记得他,母亲说,那是她未来的丈夫。</p>

    孟浮云从小就特别乖巧,典型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那种,特别文静,也有些内向,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人吧。</p>

    所以父母说那是她未来的丈夫,她就把南靖宇当未来的另一半去对待了。</p>

    那时候的婚礼很简单,两人同意,也就开始走流程了,更没有现在这样的什么谈恋爱了。</p>

    南靖宇说在婚礼上才看清楚她的样子,其实孟浮云是能理解的,但他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多少有点失落吧。</p>

    “你知道我当时的情况吧,小五和父亲的关系闹得特别僵,我做为长子,要以身作则,所以我接受了安排和你结婚,小五负气离家出走了,家里所有的责任都落在了我身上,父亲对我的要求也就更加严格了,我不能表露出任何对你的依恋和喜欢,所以我从来都没好好的陪过你。”</p>

    “小五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家里的关系也格外的复杂,父亲那时候对谁都很怀疑,为了能让你在这个家更安稳一点,我只能很努力的往他所期望的方向去努力,所以委屈了你这么多年……”</p>

    和这个男人结婚快三十年,孟浮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的话,且都是发自肺腑的话。</p>

    她突然就哭得不能自已。</p>

    哪能不委屈呢?</p>

    嫁给他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会幸福的,谁知道婚后的生活却是这样的冰冷。</p>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他只是太忙了,才没时间陪伴自己。</p>

    更不停的告诫自己,要懂事,做南家的媳妇,不必须要懂事识大体。</p>

    后来南时见出生了,孟浮云以为关系会有所缓解的,结果情况并没怎么改善。</p>

    加之她身体又不好,老爷子说家里要多点人气,所以他又给南靖宇安排了人。</p>

    偏偏那个时候孟浮云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心一意在家相夫教子。</p>

    直到外面的两个孩子出生,她才知情。</p>

    没人知道那个时候的孟浮云是怎么熬过来的……</p>

    那颗心也是在那个时候冷下来的吧,对婚姻和爱情都不在期盼,只是像个人一样生活在这家里。</p>

    南家就像是一个围城一样,让人觉得窒息。</p>

    后来她身体稍稍好一点了,没多久就有了南安。</p>

    孟浮云记得那段时间南靖宇曾想好好陪伴一下她的,可她已经太失望了,总是抵触,把南靖宇不停往外推,装作很明事理的样子。</p>

    男人嘛,努力了那么多次后,也就算了。</p>

    工作忙起来也不见个人影,他不见,她也乐得清静了吧。</p>

    总之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p>

    他们之间的感情,若有似无,平淡似水。</p>

    孟浮云从没想过这种平淡,会在今日翻起水花。</p>

    南靖宇说,“我只想在余生不多的时间里,好好的保护你,不想让你再受任何的委屈。”</p>

    他没有华丽的甜言蜜语,只想用行动去弥补,尽管他知道,比起她曾经受到的那些委屈,自己的这些弥补太微不足道了。</p>

    可他,还是想尽可能的对她好。</p>

    “虽然有些迟了,但……还是等到了不是吗?”</p>

    孟浮云哽咽着说出了这句话。</p>

    好像生活又有了盼头一样,一下子让她看到了希望。</p>

    等她情绪好不容易稳定后,孟浮云才跟他说了自己刚刚红了眼的原因。</p>

    她很自责。</p>

    可南靖宇听了之后就更自责了。</p>

    其实一切问题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做父母的失职了。</p>

    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而不幸的人用一生去治愈童年。</p>

    南靖宇和孟浮云对南安,只有愧疚,再无任何责备。</p>

    “南安现在这情况,我想帮帮她。”孟浮云红了眼说道。</p>

    “这件事情交给我吧,她也是我的女儿。”南靖宇握了握她的手说道。</p>

    ***</p>

    南靖宇和老爷子谈了一次,说的就是南安的事情。</p>

    老爷子的意思其实也很明显,他想让明少景珍惜南安。</p>

    在南安花了五个多小时时间把那本字帖写完交到他手里后,老爷子的表情才有所缓和。</p>

    他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南安,又看了看还跪着的明少景,这才发了话,“行了,起来吧。”</p>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南安整个人都松了口气。</p>

    那边,明少景也被南时见扶着站起来了。</p>

    在南安看过来的时候,他本来想笑一笑让她安心的,结果双腿一软,就又跪了下去。</p>

    南安担心的叫出声,“明少景……”</p>

    明少景突然就觉得一切都值了。</p>

    众人帮着南时见把明少景扶到了客房休息,吃的什么的也都送到了他面前。</p>

    明少景笑得跟个孩子一样,“南安,你没事了,爷爷不会再罚你了。”</p>

    “你这个人……是不是傻啊?”南安突然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p>

    都什么时候了,他想得还是她呢?</p>

    顾之欢拉了拉南时见,两人悄悄的退出了房间,给两人留了单独的空间。</p>

    被南安说傻,明少景一点都不气,还挠挠头有点腼腆的表示,“我觉得你怀孕后,比从前温柔多了。”</p>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从前不温柔吗?”南安塞给他一片水果后不满的问道。</p>

    “不是不是。”明少景急忙摇头,“我的意思是,你从前从不会说我是不是傻,而是说,明少景你脑子有病吧?”</p>

    他学得还挺像的,弄得南安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气得直接塞了苹果给他吃。</p>

    明少景直接就吃了,还吃得很开心的样子。</p>

    南安愣了一下问道,“你不是不吃苹果吗?”</p>

    “因为是你喂给我的啊,不一样的。”明少景得意洋洋的表示。</p>

    南安心里一阵悸动,可嘴上却没有软和的意思,“是不是我喂你毒药你也觉得不一样啊。”</p>

    “你喂我毒药我也吃啊。”</p>

    “又拿你对付别的女人的招数啦对付我呢?”南安气鼓鼓。</p>

    明少景赶紧摇头,求生欲很强的表示,“不不不,我只对你有耐心。”</p>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才不相信你。”</p>

    “南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明少景突然正儿八经起来。</p>

    明明脸上都是红肿吧,一笑就疼的那种,可和她说话的时候还非要笑。</p>

    南安真不知道这男人是心大还是为了照顾她的情绪了。</p>

    “说吧,我不一定回答你。”南安傲慢的回答他。</p>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婚礼上啊?”明少景一直都特别纠结这个问题呢。</p>

    南安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看得明少景有点不明所以,摸了摸自己的脸,“是不是脸肿了不帅了?”</p>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怀孕了。”南安顿了一下后才说道。</p>

    明少景看了看她肚子,表情有点小纠结,但下一刻又特别的豁然,“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他叫你妈就得管我叫爸,这有什么好询问的啊?”</p>

    </p>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